快捷搜索:  上海九龙  美女    交警  名称  美食  南浦  as

朔州市朔城区下团堡乡境内存在私挖滥采刘劲强乡长,赵凯副乡

  近日,笔者接到群众反映称:“2018年2月17夜间在朔城区上磨石沟村西北山沟内有不法分子私挖乱采煤炭资源行为”。根据反映线索,笔者驱车前往现场朔州市朔城区下团堡乡上磨石沟村进行实地调查。现场景象让笔者大吃一惊,好端端的山体,被挖的千疮百孔,半山腰有一道刚刚挖开的大约长50多米,宽20多米的缺口,刚刚被盗挖过的煤坑还有新碾的车辙印和大型挖掘机械施工留下的痕迹表明,这里就是盗挖作案地。

        为了更为确切的证实线索,笔者驱车沿着卡车车辙印以及沿途洒落煤炭痕迹寻找盗挖的煤炭去向,途中在一处沟壑内,有一台挖掘机隐藏在内,挖掘机的铲斗内有明显的挖煤施工留下的煤渣。挖掘机车身上还粘贴有车主电话139****0050。

        沿路大概追寻了5公里左右的距离,车辙印将笔者带到了位于下磨石沟村东南河槽内的一个储煤厂,现场目测厂内存煤有数千吨,和盗挖现场煤炭的颜色和煤质相同。

         确认了盗挖现场和储煤场煤炭的相似度后,笔者第一时间致电下团堡乡政府刘劲强乡长把笔者掌握的情况进行反映,刘乡长在电话中明确表示将严厉打击。并让笔者配合下团堡乡分管副乡长赵凯到现场调查取证并作为案件进行查处。当天下午,副乡长赵凯和笔者一起到现场进行了调查取证,赵凯副乡长现场答复笔者:“取证后就可以立案了,绝不能让违法行为得逞,但是一切行动要等待刘进强乡长回来办理”。

         按常理,乡政府对盗取国家资源非法行为应及时予以打击处理,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笔者感到诧异,就在笔者等待下团堡乡对本次私挖滥采行为打击结果时,在2月26日有知情人向笔者反映:“你们和乡里领导去过之后几天内,煤场的煤被偷偷倒走了”。

         闻讯后笔者立即给赵凯副乡长致电告知此情况,并向其询问下一步的处理措施,然而赵凯副乡长说:“一直没有见到刘劲强乡长,我又去现场查看,煤已经不在了”。

         赵凯副乡长的答复让笔者无奈,回想整个举报过程,笔者除了无奈还有困惑。一个基层政府的官员在面对和处理矿产资源违法案件时竟如此漠然。这样的工作效率和态度,还谈何严厉打击私挖滥采违法行为!

        在调查中,有知情人向笔者透露,上磨石沟村的曹三(小名)是这次私挖滥采违法行为的合作者之一,他收取盗采者费用作为占地费。为了求证反映情况的真实性,笔者以寻求合作的身份,电话访问了上磨石沟村前任村干部曹三,电话里曹三直言不讳的说:“你们想干也可以,反正人家(2月17日晚盗采者)与上面沟通好了”。    

        曹三的说法,其可信度固然值得怀疑,但似乎恰恰能够解释之前笔者遇到的种种不解。 

笔者将进一步予以关注本事件进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